最近读过
[2]
《世界尽头的咖啡馆》
最大的道理往往最简单